<output id="hnrbb"></output>
<progress id="hnrbb"><rp id="hnrbb"></rp></progress>
<del id="hnrbb"></del>

<meter id="hnrbb"><dl id="hnrbb"><big id="hnrbb"></big></dl></meter>
<font id="hnrbb"></font>
<pre id="hnrbb"></pre><form id="hnrbb"><mark id="hnrbb"><dl id="hnrbb"></dl></mark></form>
<meter id="hnrbb"><listing id="hnrbb"><track id="hnrbb"></track></listing></meter>

<p id="hnrbb"><listing id="hnrbb"></listing></p>

<mark id="hnrbb"><p id="hnrbb"><progress id="hnrbb"></progress></p></mark>
<p id="hnrbb"></p>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種糧成本攀升,農民有錢賺嗎?

    發布時間:2022-11-08

          只要種糧有錢賺,國家糧食就安全。糧食安全是“國之大者”,保障糧食生產,除了壓實責任,最重要的就是調動種糧農民的積極性,種糧收益是影響農民種糧積極性最直接、也是最關鍵的因素。

          習近平總書記曾多次指出,“要調動農民種糧積極性,穩定和加強種糧農民補貼”,“調動和保護好‘兩個積極性’,要讓農民種糧有利可圖、讓主產區抓糧有積極性”。 

          秋收時節,對辛苦了一季的農民來說,既要確保糧食顆粒歸倉,也要確保收入“落袋為安”。秋收過后算筆賬,今年種糧農民有錢賺嗎?天平的兩端,一端是不斷攀升的種糧成本:農資價格上漲,人工、土地成本增加;一端是系統應對、通盤設計的補貼政策,通過農業社會化服務實現節本增效,以及延長產業鏈實現優質優價……從糧食主產區的種糧大戶、農民合作社及家庭農場等種糧主體反饋來看,在政策加市場一系列降本、增收的“組合拳”下,今年的種糧收益——穩!

           1  政策保底,農民種糧不虧本 

          “輔之以利”,就是要讓農民種糧有錢賺,能夠多得利。體現在政策手段上,就是要堅持和完善農業的價格和補貼政策。當前,保障種糧農民收益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種糧成本的持續上漲,糧食價格和補貼政策則是應對這一問題的有效手段。 

          8月下旬,在秋收秋種即將大面積展開的關鍵節點,中央財政下達資金100億元,向實際種糧農民發放一次性農資補貼,統籌支持秋糧生產,緩解農資價格上漲帶來的種糧增支影響。至此,今年中央財政已分3批累計下達一次性農資補貼資金400億元,前兩次分別在春耕、夏收的關鍵農時發放,總的補貼金額比去年提高了一倍。價格政策方面,今年國家繼續在糧食主產區實行小麥和稻谷最低收購價政策,且最低收購價格水平較上年均有提高,釋放出國家保護農民種糧收益的積極信號。比如,根據國家公布的2022年中晚秈稻(國標三等)最低收購價為1.29元/斤,與去年價格相比每斤提高0.01元。補貼降成本,價格保收入。一增一減間,這些政策實現了為種糧農民收益兜底,確保農民種糧不虧本。深秋時節,處處洋溢著豐收的喜悅,伴隨著機器的轟鳴聲,田間一派忙碌的景象。山東省德州市齊河縣華店鎮后拐村種糧大戶趙金誠也展露出燦爛的笑臉。 

          趙金誠主要種植小麥、玉米等糧食作物,今年喜迎“雙豐收”。“今年的產量比去年好!我一共種了200畝玉米,平均每畝產量1800多斤,有30畝地畝產能超過2000斤。我們村1400畝的小麥昨天剛剛收完,平均畝產能到1600斤,今年墑情好,對秋播小麥很有利。”去年以來,受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農資價格一路上漲,成為種糧農民成本增加的重要原因。今年上半年,化肥價格一直高企,雖然下半年價格有所回落,但仍處于高位。以玉米為例,據趙金誠計算,一畝玉米的種子、化肥、農藥等農資成本在350元左右。“尿素一噸漲了200元錢,化肥二銨的價格也曾經高達270元一袋,好在現在價格降下來一些。”齊河縣農業農村局黨組成員董永表示,今年農資成本比去年上漲30%以上,漲幅要高于去年。在此背景下,農資補貼猶如及時雨,滋潤了趙金誠等種糧大戶的心田。他透露,今年分3次下發的農資一次性補貼每畝總共可以拿到70元錢,再加上小麥直補每畝135元,兩季作物每畝地共拿到200元的補貼。“今年糧食賣價也高,夏糧小麥每斤1.5元,賣一季小麥全年種糧成本就補回來了,秋糧玉米打多少賣多少都是賺頭了,眼下玉米價格也不錯,20個水的賣價一斤1.3元,全年下來一畝能賺近2000元。這幾年種糧政策越來越好,補貼也越來越多,近三年種糧食,每年都凈賺幾十萬元。”趙金誠對種糧收益很滿意。在湖南省常德市澧縣城頭山村,水稻種植大戶李先磊同樣是種糧補貼的受益者。他通過土地流轉的方式規?;N植了500畝水稻。“今年晚稻的收成不錯,畝產能達到1000多斤。”不過,豐收的喜悅難掩農資價格上漲的事實,李先磊表示,過去125元一袋的復合肥如今已經漲到195元一袋,草銨膦也由50元一桶漲到了100元一桶。農資價貴,補貼兜底。李先磊共領取到包括早稻補貼、雙季晚稻補貼、一次性農資補貼在內的5項種糧補貼,兩季水稻每畝大約能拿到300元補貼。“今年雖然有部分水稻受災減產、農資價格上漲等不利情況,但因為有補貼和保險,總體算下來,種稻虧不了。”李先磊說。 

          大豆玉米復合種植補貼也十分給力。山東齊河縣云馨家庭農場主郭云種了500畝地,響應國家推廣大豆玉米復合種植的號召,郭云今年種了300畝大豆。“從中央到地方,各級補貼下來,一畝能補300塊錢。雖然種豆增加了一些農資、農機及人工成本,但大豆賣價高,3塊錢一斤,再加上補貼因素,比單種玉米收益高。”

          為農民種糧收益兜底,政策性農業保險也發揮著重要作用。今年起,三大主糧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推廣至13個主產?。▍^)產糧大縣全覆蓋。相較于直接物化成本保險,完全成本保險除了覆蓋農資等物化成本,還增加了保人工和土地成本;種植收入保險則覆蓋農業種植收入因價格、產量波動而導致的損失。兩種保險的保障水平最高都可以達到相應品種種植收入的80%,因此保障水平大幅提高。今年郭云種植的玉米有一部分受了災,面積大概90畝,按照受災程度,每畝大概能賠付200多元,把成本補了回來。“保費也有補貼,自己只需要拿每畝8塊錢,就能獲得近千元的保險保障。即使遇上災害,種糧成本也能通過保險補回來。” 

          2  服務發力,節本增效潛力大 

          補貼政策發揮的是兜底作用,種糧農民要持續拓展增收潛力,歸根結底,還要靠推進農業降本增效。 

          當前,全國有將近70%的耕地分散在近兩億的小農戶手上。隨著農業生產力水平大幅提高,傳統分散種植模式阻礙了規模經營的發展和良種良法的實施,特別是耕作地塊零散導致農機無法下田的現象突出。農業社會化服務是被實踐證明的促進小農戶與現代農業有機銜接最現實、最有效的途徑。安徽省淮南市創新推出以“兩委托兩跟進一托底”(簡稱“221”模式)為主的農業生產“大托管”改革。通過引導農戶自愿將土地經營權委托給村集體,村集體再委托給農業生產經營主體開展規?;?、機械化、科學化生產經營,解決了土地難“統”的問題。土地委托經營不是終點,為提高生產效益,淮南創新組建安徽農管家農業服務公司,“農管家”公司指導村集體或服務主體將集中起來的田地進行宜機化改造整理,撤埂、并溝可新增種植面積3%-8%,解決了地塊零散的問題。安徽淮南市鳳臺縣常廟村的種糧大戶劉興杰種了1100畝水稻。“今年收成不錯,水稻畝產接近1700斤。”劉興杰說,“在托管模式下,由農管家公司牽頭開展農資農機集中采購,議價能力顯著提升,比如今年農管家公司集中采購的秋季小麥種子,價格是2.3元/斤,而如果是小農戶自己購買,價格大約是3.2/斤,每斤便宜0.9元。眼下水稻每斤賣價1.3元,刨去成本,每畝還能凈賺五六百塊錢。” 

          種糧大戶得利的同時,小農戶也有實實在在的收益。今年,淮南市已有435個村、63萬畝耕地進行了全程托管,農戶可以獲得每畝保底收益500-1100元,據劉興杰透露,常廟村農戶的保底收益為700元。在此基礎上,村民還能根據當年的收益情況從中獲得二次分紅。

          在山西省運城市新絳縣閻壁村,今年的玉米全部進入了“托管班”,社會化服務給農戶們帶來了甜頭。農民與合作社簽訂服務合同并繳納服務費用,由合作社協調農機完成農業生產。農戶采用“保底分紅+利潤分紅”方式加入合作社,入社后保底收入每年每畝1000元,合作社再將每年收成純利潤的50%用作二次分紅。村民楊小衛一共種了20畝玉米,之前家里收玉米都是租機器,一畝地收費120元,加入托管合作社后,服務費用降下來了,一畝地只需交84元,與去年相比,僅農機成本就直接節約了720元。各地的創新實踐證明,農業生產社會化服務是助力現代農業提質增效的有效手段。以專業化、市場化的生產服務帶動糧食規模生產經營,提高了勞動生產率和經營效益,降低了小農戶生產成本,強化了小農戶與現代農業的有機銜接,實現了糧食增產、農民增效、集體增收。 

          3  瞄準市場,優質優價保增收

          保障種糧農民的收益,還要注重市場機制的作用,推動糧食高質高效,通過拓展糧食產業鏈,提升價值鏈,打造供應鏈,帶動農民種好糧食,賣好價錢,通過優質優價實現種糧增收。“要想把地里的收入再拉一拉,抬一抬,就得種好米,要種市場上受歡迎的米。”李先磊4年前成立合作社之初就萌生出發展訂單農業的想法。湖南洞庭春米業有限公司是當地一家以糧食收購、加工銷售為主的企業,經營訂單種植,優質稻產業基地超60萬畝,這對于李先磊來說如同“瞌睡遇上了枕頭”,雙方一拍即合,李先磊帶領合作社的50多位農戶做起了訂單種植。“公司提供的種子,按照統一的技術規范種稻,產量高,米質也好,公司以每斤高于市場價0.02元的價格收購大米,每畝地的收入比之前要多出200元。”李先磊說。在生產托管模式中,銷售、加工也成為拓展服務鏈的方向。劉興杰表示,農管家公司會替種糧大戶找到合適的公司,每年剛開始買種子的時候,公司的購糧訂單就下發了,大戶們按照訂單要求種植,心里更有底,賣價也更穩定。農業訂單以銷定產的方式將農業生產與市場連接起來,不僅在保證農戶合理收益、抵御市場風險等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市場紅利的激勵下,也進一步激發農戶種好糧的積極性,讓農民種糧有賺頭、有盼頭,同時也推動了糧食高質高效綠色發展。為了穩定種糧收益,郭云建起了加工廠,富硒小麥加工成了富硒面條和富硒桃酥,富硒玉米磨成富硒玉米面,并注冊“龍智馨”商標,開發微信小程序進行網上銷售,開辟了新銷路,效益大大提升。郭云表示,加工廠生產的產品都有二維碼標簽,實現全程可追溯,讓消費者看到從種到收到加工的整個過程。

          在云南保山市隆陽區西邑鄉,今年首次推廣了“稻漁共增”項目,糧農實現了一季雙收。村民付金元介紹,魚以雜草和害蟲為食,每畝可減少100元以上的防控投入,魚的糞便為水稻提供充足的有機肥,每畝減少100元以上的肥料投入。“稻魚生態種養產出的大米品質更好,大米畝產大致在350公斤左右,價格比市場價格高,每公斤10元,畝產值3500元,再加上魚的產值,一畝田就能收入5000元左右。”

          瞄準市場需求,圍繞糧食產業延鏈、補鏈、強鏈,進一步提升種植效益,將糧食生產優勢轉化為產業發展優勢,已成為多地探索發展現代農業、提高糧農收益的新路徑。

          (來源:農民日報)

    久久国产精品亭亭亚洲Av_九九综合亚洲色_91精品国产白丝无码网站_亚洲无码全部视频